|
|
51CTO旗下网站
|
|
移动端

抖音在美国遭遇了什么

抖音公司创始人在一次采访中表示,他希望这款APP能成为了解世界的“一扇窗”。一位美国共和党参议员认为这就是“木马”。

作者:宇宸de研究室来源:FreeBuf|2020-08-06 10:09

抖音公司创始人在一次采访中表示,他希望这款APP能成为了解世界的“一扇窗”。一位美国共和党参议员认为这就是“木马”。

风向突变

在过去半个世纪的大部分时间里,华盛顿的主要外交政策目标之一就是打造更多的“张一鸣”。美国认为它可以把中国变成一个更像自己的富有、自由、创新和开放的社会,充满智慧和资本主义工具,可以开创自己的事业并改变世界。

在某种程度上,张一鸣证明了美国的成功。TikTok来自中国,但它已经被美国人当作自己的东西。虽然Facebook分享baby图片,Twitter用于政治宣传而Instagram可以炫耀你有多酷,TikTok看起来有点蠢——在这里,你可以在客厅里跳舞,假唱来搞笑,捕捉动物的滑稽瞬间,以及分享你个人生活的片段。

长期以来,美国一直以向全球和所有事物开放而自豪,这改善了我们的生活方式。按照美国人的说法,企业家精神,即勇气和天赋,总是受欢迎的,无论他们的身份地位。

你可能会觉得,从华盛顿到华尔街,张一鸣将被誉为中美两国友好的化身,以及彼此合作所取得的成就。随着美国总统大选的临近,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和乔•拜登(Joe Biden)都应该利用TikTok来争取年轻选民。纽约的银行家们都竞相让字节跳动的股票在美国证券交易所上市。

几年前,这一切都可能发生。但现在不一样。大多数美国人,无论是环城快道内部还是外部,都不再把中国视为一个潜在的合作伙伴,而是一个战略敌人。特朗普在推特和新闻发布会上抨击北京。美国旧政被嘲笑为天真的自由主义幻想,除了把财富和权力拱手让给专制的对手之外,没有任何意义。从这个角度看,TikTok体现的不是中国走对了什么,而是走错了什么。TikTok是一款主要讲述疯狂蹦迪和青少年恶搞宠物的应用,也是中国威胁的一部分:某主义政权的高科技优势,渗透到美国社会深处,窃取其隐私,监控其公民,并帮助北京实现其邪恶目的。(引用美方描述)

因此,美国财政部长Steven Mnuchin表示,在华盛顿反对北京的共识日益增强以及共和党鹰派人士的推动下,美国财政部准备在本周(8月初)提出针对该应用的建议。

来自密苏里州的共和党参议员Josh Hawley明确报销,使用TikTok的美国人“需要提防它,因为它是北京的监控设备,这是我们手机上的木马。”

乍一看,这样的警示听起来好像过于偏执。年轻人随着嘻哈音乐跳舞的视频怎么会构成威胁?但在华盛顿,TikTok的国家安全风险是真实的,最近几周,人们对该公司的态度变得强硬起来。TikTok已成为一个新挑战的象征,一个崛起的、以科技为主导的中国不仅对一个自由社会提出了挑战,而且对美国在科技领域的主导地位提出了挑战。今天的互联网在很大程度上是由Alphabet、Amazon和Facebook等美国公司运营的,TikTok是第一家真正突破美国和全球意识的中国公司,这是其同胞,包括阿里巴巴、百度和腾讯尚未做到的。(这里插一句,就目前的国际局势来看,也许企业出海要慎之又慎了)

归根结底本质问题还是中美关系

在美国,人们开始担心,“由于中国不断增长的技术力量,北京可能正在积累一个巨大的信息库,这些信息可能被用来确认或制约美国公民,或用于我们尚未想到的目的。”他们认为,TikTok可能会成为一个强大的工具,收集毫无戒备心的美国人的图片和细节。因此,TikTok发现自己不仅是中国崛起的象征,而且是美国限制中国的新战争的前线。(不得不吐槽一句,美国这时候脸不疼么)

张一鸣可能是非常真诚的。没有任何确凿的证据表明他为中国政府工作,但美国在对中国不断升级的不信任中,这种承诺似乎变得毫无意义。从美国的媒体言论来看,似乎他们普遍认为“任何持有中国passport的人都可能是间谍,或者被迫成为间谍。”

这个以青少年为目标的娱乐视频分享App所发生的一切表明,两国是否正在走向复兴合作或(如果感到不安)进入超级大国的僵局,可能会对世界都造成影响。

重要的是,关于TikTok的争论为我们在这个关键时刻了解美国和中国社会提供了一个窗口,以及了解它们可能走向何方。TikTok展示了现代中国创造财富和思想的无限潜力,让每个人受益,甚至能够紧密地融入了美国人的生活。但在一个技术入侵、大数据和外国威胁加剧的时代,美国对此保持了万分的警惕。

原本的和谐已荡然无存

美国人通常很喜欢创业故事,而在过去,中国的商业领袖就曾赢得过他们的好感。2014年,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Jack Ma)让他的电子商务巨头阿里巴巴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受到了皇室般的待遇。地产开发商万达集团创始人王健林收购了连锁影院AMC和制片公司Legendary Entertainment,凭借电影《聚焦》(Spotlight)在2016年获得了奥斯卡奖,该电影由他的另一家工作室赞助。

然而,事实证明,那个时期是与中国和平合作的绝唱。但现在,特朗普的崛起和他那种浮夸的完全把北京从一个伙伴变成了一个秘密窃取美国就业、技术和民主的敌人。同样重要的是,中国的快速发展以及在信息安全领域的成长,也是美国转变态度的一大原因。

今年3月,TikTok聘请了人脉很广的华盛顿游说者Michael Beckerman与霍利(密苏里州的共和党参议员Josh Hawley)这样的人打交道,并成立了一个由学者和其他专家组成的咨询委员会,指导该应用在内容上的决策。但最引人注目的事情发生在5月份,当时迪士尼首席执行长Kevin Mayer被任命为TikTok的新首席执行官和字节跳动首席运营官。“我们之所以聘用凯文,是因为我们在非中国市场的业务发展得很好,我们需要了解市场的人,”张一鸣说。“我们是一家年轻的公司。我一直在考虑让一些有经验的高管进入管理层。”

在业内,梅耶尔等人的加入被认为是试图将值得信赖的美国面孔展现在这家中国公司面前。“我想不出他们还能做什么。”纽约亨顿安德鲁斯库斯律师事务所网络安全业务负责人Lisa Sotto表示。

但很明显,这些都无法安抚华盛顿的鹰派。当记者和霍利交谈时,他嘲笑张一鸣的改头换面做法的“可笑”,并补充道:“他们是一家中国公司。”看来,这才是最重要的。

抖音不是开头,但肯定也不是结尾

在某些方面,TikTok比其他任何一家被政治锁定的中国公司(比如华为)更让华盛顿头疼。针对华为的国家安全案件要直接得多。该公司提供所谓的关键基础设施,即无线系统的具体细节。任何政府都会,也应该警惕这样重要的通信网络可能容易受到潜在外国对手的攻击。但华为制造的设备可以随时从友好国家的其他公司供应,比如瑞典的爱立信(Ericsson),而且它的设备也可以像英国正在寻求的那样,简单地拆下来更换。

TikTok提出了一个与众不同的难题。首先,该应用已经出现在数百万美国人的智能手机上。最近发生的两起黑客事件加剧了华盛顿对中国数据安全的担忧:2017年信用报告公司Equifax遭遇黑客攻击,2015年联邦政府人事管理办公室遭遇黑客攻击。在这两起事件中,安全专家都将责任归咎于中国。据推测,中国当局正在收集美国公民的档案,目的不明,但很可能是出于妥协的目的。TikTok可能是一个方便的设备,可以将有趣的新细节填充到文件中。更重要的是,TikTok从事的是内容业务。它既可以作为信息收集的渠道,也可以作为传播信息的渠道,因此可能成为中国政府的宣传工具。

但这只是理论上的。似乎没有任何无可争辩的证据表明TikTok与中国共享了美国人的私人数据。该平台说,它存储了在美国和新加坡的美国人数据,因此不在中国政府的控制范围之内。去年在加州提起的一项诉讼称,TikTok窃取了私人数据,并将其转移到中国的服务器上,不过不清楚原告有什么证据。当记者询问霍利办公室是否有任何针对字节跳动或TikTok的确凿证据时,他的说法主要是基于猜测:中国法律要求中国公司将数据交给政府,这位参议员在评论中强调。从这里,他们得出结论,TikTok至少是一个潜在的威胁。(其实从最近在审的《数据安全法》(草案)就可以稍微看出,问题的严重性)

不过,字节跳动作为一家中国公司,是否有义务与北京分享美国的数据,目前还不清楚。霍利的观点反映出一种普遍的看法,即中国法律赋予政府全权处理中国企业持有数据的权利,但一些专家认为,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特别是对于中国以外持有的数据。也有中国科技公司拒绝给政府提供数据要求的例子。

在一个简单的法律问题上无法达成一致,这一事实说明了真正的问题:中国的法律是在一种宽松的方式下制定的,这让官员们有一定的回旋余地,可以或多或少地自行斟酌。不仅如此,中国政府并不总是遵守法律程序的细微之处。中国没有独立的司法体系,企业和个人几乎没有权力与政府协商。因此,如果当局想要一些东西——比如有关美国人的数据——你可以打赌,他们会找到方法来获取。(这就是目前美国大多数人的想法,包括大多数公民在内)

这样来看,TikTok,或者任何一家中国公司,都不值得信任,因为中国不值得信任。“在TikTok,可能有很多人只想经营一家盈利的公司。但他们做不到,”专注于中国业务的律所Harris Bricken的创始人Dan Harris说。“如果你知道中国是如何运作的,你就不能声称TikTok是安全的。”(逆全球化势头逐渐走强,搞到最后大家又开始“闭关自守”,这可能不是解决问题的有效方式)

美国“当局者迷”

面对来自中国的潜在威胁,美国国会和白宫倾向于采取一些措施来应对,而美国官员此前更倾向于避免对企业和个人的限制。中国研究人员的签证已经被削减。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是政府机构,负责审查从国外收购美国公司的行为。该委员会被赋予了很高的权力,因为它明确考虑到了中国。美国国会正在努力阻止中国公司进入美国股市。张一鸣并不是唯一一个陷入这种新的控制网络的中国商业领袖。就连曾经备受爱戴的马云也在2018年遭到了阻拦,当时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拒绝让他的金融科技公司蚂蚁金服(Ant Financial)收购总部位于达拉斯的支付服务MoneyGram。蚂蚁金服本月决定在上海和香港上市,而不是像阿里巴巴那样在纽约上市。华盛顿正在以类似的方式处理TikTok。

霍利3月提出一项议案,禁止政府雇员使用TikTok,并提出一项法案,即在中国和美国之间建立一个更强大的防火墙,禁止TikTok等公司将数据发送到中国和收集用户限制类型的信息。五角大楼已经告知军方人员从他们的手机上删除该应用。在参议员Marco Rubio等人的敦促下,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对字节跳动收购Muscial一事展开了追溯性调查。这可能迫使它减少投资。最好的办法是字节跳动把TikTok卖掉,让它由美国人拥有,总部设在这里,霍利表示。此前TikTok最大的印度市场已于今年6月禁止了TikTok,澳大利亚的政客们正在讨论是否也该效仿。

事实是,无论把服务器放在哪里,招募了多少美国管理人员,或者如何组织管理层,张一鸣都不能独自重建美国对中国的信任,而这最终成为他真正要面对的问题。

坚定地反对一个崛起的中国,可能是目前美国的右翼和左翼唯一能达成一致的事情。还有什么问题能把参议院民主党领袖Chuck Schumer和保守派煽动者、参议员Tom Cotton这对奇怪的夫妇聚在一起呢?他们共同呼吁政府的情报专家调查TikTok带来的安全风险。

TikTok仍然是中国全球科技成功的故事,完全基于独创性,能够赢得世界各地的人们的喜爱。

但如果华盛顿采取严厉措施禁止TikTok,美国也会遭受损失。面对日新月异的技术,这将意味着美国人无法在维护自己的价值观和保护自身安全之间找到一条中间出路。这就是为什么Sacks, of New America最近称关闭TikTok是“一个糟糕的想法”。

这就带来了一种难看的境况,即破坏了互联网的主要目的之一——将世界联系在一起,加强与其他社会的联系。如果我们开始禁止应用或限制访问,我们将以许多独立的孤岛而告终,更有可能是分裂而不是联合。这不是大多数人想要的那种互联网。根据Sensor Tower的数据,尽管有那么多耸人听闻的新闻和可怕的警告,TikTok在今年前三个月在全球范围内被下载了3亿次,仅在美国就有2000万次,远远超过了其他任何一个季度。

也许TikTok确实对美国的隐私和安全构成了威胁。但最令人担心的是,美国将通过复制威权主义的方法来对抗它。这把我们带到了同一个胡同——国家决定我们在互联网上可以做什么和不可以做什么。美国政府处于一个通过破坏我们的价值观来捍卫我们价值观的矛盾位置。但,这不是面对恐惧的最好方式。

【编辑推荐】

  1. 银行木马 Dridex 首次跻身恶意软件排行榜
  2. Ursnif银行木马跻身全球威胁前五名
  3. 4种危险的巴西银行木马正试图抢劫全球用户
【责任编辑:赵宁宁 TEL:(010)68476606】

点赞 0
分享:
大家都在看
猜你喜欢

订阅专栏+更多

大数据安全运维实战

大数据安全运维实战

CDH+Ambari
共20章 | 大数据陈浩

91人订阅学习

实操案例:Jenkins持续交付和持续部署

实操案例:Jenkins持续交付和持续部署

微服务架构下的自动化部署
共18章 | freshman411

188人订阅学习

思科交换网络安全指南

思科交换网络安全指南

安全才能无忧
共5章 | 思科小牛

110人订阅学习

视频课程+更多

订阅51CTO邮刊

点击这里查看样刊

订阅51CTO邮刊

51CTO服务号

51CTO官微